首页 > 新闻综合频道 > 国际国内

浙江宁波象山警方通报失联女童章子欣遗体找到 四大疑点待解成谜团

admin 国际国内 2019-07-14 11:43:05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沂蒙网综合消息 (据南方都市报 苏海伦 报道)2019年7月13日21时32分,浙江宁波象山县公安局通报,经刑侦技术鉴定,当天下午在象山县石浦海域发现的女孩遗体,确认系杭州市淳安县失联女孩章子欣。相关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失联女童事件被媒体曝出至今,引来舆论广泛关注,随着监控视频不断公开以及越来多细节的披露,两租户带着孩子出走的时间线逐渐明朗。然而,对于孩子失联后的去向以及两位租客的反常行为,目前仍有诸多疑问盘旋着众人的头上,等待进一步的解答。

疑点1:租客带走女童,到底是何目的?

    7月13日21时32分,浙江宁波象山县公安局通报,经刑侦技术鉴定,今日下午在象山县石浦海域发现的女孩遗体,确认系杭州市淳安县失联女孩章子欣。相关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据淳安县公安局10日发布的协查通报,7月4日早上6点30分,章家租客梁某华、谢某芳谎称要带章子欣赴上海参加婚礼当花童,将其从家中带走。

    据了解,从章子欣的老家浙江省淳安县千岛湖镇清溪村出发,在短短4天里,他们去了福建、广东、浙江3个省份的多个海滨城市。期间,他们还去了福建东山马銮湾风景区。在风景区里,章子欣用男租客的手机给奶奶发语音:“奶奶,我找到别墅啦!”接着,她又说,“奶奶,我不跟你说啦!”可以看出,这一路上,章子欣是开心的。然而,7月7日晚上,孩子最后一次出现在浙江象山松兰山景区监控里,此后再没有关于她的消息。

    7月10日,淳安县公安局通报,两租客已于7月8日凌晨在宁波某地自杀身亡,女孩下落不明;7月13日晚,宁波象山县公安局通报,当日下午在象山县石浦海域发现的女孩遗体,确认系杭州市淳安县失联女孩章子欣。

    从最初声称的带女童去上海参加婚礼做花童,再到4天内前往3省多个海滨城市“游玩”,以及最终抛下女童双双赴死,两租客的行为疑点重重,令人不解。

疑点2:从3人变2人,三个小时里女童经历了什么?

    7月6日,两租客与章子欣一行三人抵达宁波,他们入住了宁波火车站南门的桔子酒店。7月11日凌晨,该桔子酒店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回看监控录像,女孩跟着他们不显得有什么异常,比较乖巧和服帖。工作人员称,7月7日下午,三人退房之后,次日派出所就登门调查了。

    女童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里是7月7日晚。据宁波公安10日发布的通报,三人于7月7日19时18分许,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

    22时20分许,两人出现在监控画面,未见小女孩;23时01分许,梁、谢两人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浙BT9**1出租车离开;经核查,梁、谢两人于7月8日0时许在宁波东钱湖一起跳湖自杀。上述出租车倪师傅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二人从象山松兰山景区爵溪街前往宁波东钱湖,车程共一个小时,两人在车上没有说过一句话。

   那么,在监控视频未记录到的三小时里,女孩发生了什么?原本个性服帖、一直跟随的子欣,遭遇了什么,导致她最后并不在两位租客身边?淳安县公安局副局长余小阳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计划7月14日对外公布初步的调查结果。

疑点3:两租客为何在3个月内“密集”旅游?

    据媒体报道,7月11日,男租客梁某华的社交平台显示,自今年3月6日开始,两名租客从广州潮州出发,从3月到5月,前往全国16省份,共计21个城市旅游。不可否认,这需要一定的经济基础。

    此外,搭载过三人的宁波网约车司机向媒体回忆,在前往海上长城风景区的路上,梁某华坐在副驾驶位上不断向司机吹嘘自己富有。谢某芳籍贯所在地村长告诉南都记者,谢也对外宣称自己很富有,“在广州有十几套别墅”。


    在梁某华的老家,其母亲居住的是他的房子。当地村支书告诉南都记者,这个房子是他叔叔给他建的,“可能是看他太凄凉了。”

    然而,有媒体在多个网贷信用平台查询发现,男租客梁某华的身份证信息在3个月内关联多个网贷平台的申请信息。3个月中,梁某华在一般消费分期平台、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小额贷款公司、P2P网贷平台各有一笔贷款。梁某华自杀前,其在小额贷款公司、P2P网贷平台有借款,还曾被纳入黑名单。

疑点4:两名租客为什么要自杀?

    7月11日,南都记者探访两租户在广东化州的家乡,了解到二人关系亲密,但没有婚姻关系。双方家属都表示不理解,他们为何自杀。梁某华的哥哥告诉南都记者,印象中弟弟的性格不是那么容易自杀的人,“比较倔强,脾气有点暴躁,心地不坏。”

    谢某芳的哥哥谢信玉告诉南都记者,跟了梁某华,感觉人就变了。“以前刚出来打工的时候,还会寄钱回家,跟了他之后,十几年都没回来过。” 哪怕是十多年前,母亲因病去世,谢某芳也不曾回村。谢信玉表示,十多年前,谢某芳曾以帮三哥买房为由,向三哥拿了30多万,结果房子没买,钱也没归还。

    日前,赴宁波接受警方调查的梁某华侄子梁先生告诉南都记者,根据警方展示的监控视频,梁谢二人在湖边依偎,“女的头部靠着男的肩膀”。之后,两人“手搭着肩膀”地走下湖。章子欣的姑父王辉告诉南都记者,警方发现梁、谢尸体的时候,他们身上只有25块钱。

   当警方告知章子欣父亲章军两人自杀的消息时,章军惊慌失措。其时,章子欣姑丈安抚他,也许孩子还有50%生存的可能。在等待搜救过程中,他们历经数日的焦灼和疲惫,最后等来的却是噩耗。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yimengwang.net/xwzhpt/guojiguonei/2019-07-14/574.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评论底部广告位

沂蒙网

http://www.yimeng.net/

| 鲁ICP备12020231号

Powered By 沂蒙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