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沂蒙拍客团 > 沂水站

探访石干娘记

沣三文化传媒 沂水站 2021-03-22 18:36:50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探访石干娘记
李风苍  刘伯涛
听说在莒南县洙边镇刘家莲子坡村有一石干娘,且当地有拜石干娘的风俗,2021年2月28日,我俩和李高岗等先生在张西华先生带领下特意前往探访。在我的印象中,干娘,就是干妈,石干娘就是一位石姓的老婆婆,听完张西华先生介绍才知道,石干娘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块石头。行走途中,但见田间地头遍布几近透明的火石及大小不一的黑色牛蛋石等,据说此火石是火镰的伴侣,是先人常用此来取火。不一会儿,就到了村东南1公里处的坟茔地,见到了这块石头,石上部略圆,露出地面约30cm,呈锥柱状,其材质与牛蛋石一致,黑色,周边地面散布着点心、苹果之类的供品。中国人对石头的崇拜由来已久,石头为原始人提供了生产工具,特别是自燧石摩擦起火的发现后,就认为石头具有灵性而加以崇拜,后来逐渐演变为一种民俗现象。旧时,因为医疗卫生水平低下,老百姓对某些疾病束手无策时,有相当一部分人会采用民俗的行为来试图帮助治疗。如在鲁南一带就有个习俗,若孩子经常生病或久病不愈,就喜欢给孩子认个干娘,现如今民间依然流行,其目的是想要孩子得到更多的关心和爱护,给孩子带来吉利。但给孩子认干娘是有很多说法和讲究的,不能胡乱认,认干娘时除了讲究八字相合、个人意愿外,还要有一些经济来往,极为不便,过去由于认识的局限性,孩子体弱多病属于命软,要选个命硬的克一克就好了,于是先民就想到了石头。由于母亲在对子女哺育及发育成长等方面都是父亲这一角色所无法取代的,且此石原来是块天然象形石头,有眼、鼻、口及耳朵的形状,头后有一发髻,整个外观轮廓酷似一位慈眉善目、敛袂而坐、古朴富态的老婆婆。于是人们就把这块石头拜认为干娘。有了石干娘的护佑,小孩子在今后的成长过程中,就会健康平安,拜石干娘的习俗由此就形成了,当地民间有“石干娘,石干娘,小孩活到八十上”“小孩有双娘,遇难就呈祥”等说法,从这些朴素的民谣中,我们知道这是父母对子女的一种祝愿,表达了美好的精神寄托。拜认石干娘是一项庄严神圣的祭祀活动,因为人多嘴杂,担心有人说些不吉利的话,而该石干娘位于坟茔地里,平日很少有人光顾于此,其拜认过程相对就有了隐蔽性。当地拜认石干娘的仪式因人或地域不同略有差异,大致过程是这样的。传说孩子体弱多病,特别是颈前皮肤三道皱纹中,喉咙部位的皱纹比较明显时,孩子就不好养活,需到石干娘这里取石锁子给孩子戴上方能化解。其方法是在家备好七种颜色代表七个姓氏的线,每个姓氏都有讲究,必须找有寓意、好听的,如当地的盛、刘等姓,都是优先选用,因“盛”预示兴旺发达,“刘”预示把生命留住。选择一个好日子,将七色线搓成一根线绳子,备一枚方孔古铜钱,捎着饼干、苹果等供品,并带一健壮男孩,一般由有病孩子的母亲带着健壮小男孩直奔石干娘而去,大人先在石干娘跟前摆上点心、供果等物,接着双膝跪在石干娘跟前,将七彩绳子穿上小铜钱,以当作石锁子的坠头,从石干娘的脖子上绕过来系牢,然后大人双手抱在于胸前,嘴里念念叨叨地说着让自家孩子平平安安、健康成长之类的话语,说完连着磕了三个头、喊三声干娘后,将石锁子取下来戴在健壮小男孩的脖子上,大人领着健壮小男孩就直往家里奔,期间不准回头,遇见行人也不许说话,到了家里将石锁子从健壮小男孩的脖子上取下来,戴在自家孩子的脖子上,这样自家小孩就有了石干娘。一般戴锁子时,自家小孩的舅、叔、姑、伯、姨等至亲都要在场,意在给小儿保锁。小孩戴上石锁子,一般戴满一百天方能取下,寓长命百岁之意,然后挂在堂屋门后,此后自家小孩就不会有大病大灾了。这块石头就这样像块神石般被敬奉着,村里村外的人都尊称它为石干娘。石干娘在歆享百姓香火的岁月中,也不断地变换着角色,如今出现 “一身兼数职”的现象,这源于一个真实故事。某村有一诨名叫异怪的青年,天天不务正业、好吃懒做,三十多岁了也没说上媳妇,有一天,村里二指先生就开玩笑似的和异怪说道:“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有家口了,刘家莲子坡村有一石干娘,特别灵验,你真心真意地去拜拜,一个月后就会有媳妇和女儿,一年后保管能抱上儿子。”异怪听后开始不以为然,到了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心里就犯嘀咕:既然石干娘如此灵验,何不去拜拜?待夜深人静时,他就偷偷地去拜了拜石干娘。邻村有一夫妻俩,生有一小女,谁知丈夫突然因病去世,婆婆嫌儿媳妇把儿子方死了,天天不是打就是骂,儿媳妇哭得死去活来,这天有一媒婆上门,想把这小媳妇说给异怪,小媳妇实在不能忍受婆婆的百般欺凌,一气之下就嫁给了异怪,此时恰是异怪拜石干娘后一个月,异怪有了媳妇和女儿,自然高兴地不得了,此后就改邪归正,勤于耕作,一年后果真又添一儿子。灵验也罢,巧合也罢,反正此事和二指先生说得一模一样,大伙都觉得不可思议,于是越传越神,石干娘由此名声大振,功能也逐渐多样化,除保佑小孩健康外,当村中离奇出事、家宅不宁、还是事业不顺,或在姻缘、工作等方面遇到的棘手问题,村民也都向之求助,以至于鲁南苏北等大部地区都前来敬奉起这个石干娘来。到了破四旧之时,露天而居的石干娘亦难逃厄运,有人用铁锤把石干娘的头部砸的不像样子了,但石干娘大致形态尚存,它并没有从人们的生活中销声匿迹,而是继续做着大家共同的干娘。由此不难看出,拜认石干娘从一个角度反映了民间的意愿和祈求,表达了民心和民意,是一种朴素的民俗,也是一种文化现象,对之应无可厚非。知道了拜认石干娘许愿十有八九可得灵验后,因我近日心情较为郁闷,今天面对着散发着浓郁泥土芳香的石干娘,也凑趣上前膜拜一番,拜认完毕,我心里瞬间舒畅了许多,临走时我对着石干娘说道:“石干娘,我定会再来看你的。”
作者单位:李凤苍  山东省莒南县人民医院;          刘伯涛  山东省莒南县工商局
编辑:临沂沣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陆丰三   杨永莲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yimengwang.net/ympkt/yishuizhan/2021-03-22/5891.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评论底部广告位

沂蒙网

http://www.yimengwang.net/

| 鲁ICP备12020231号

Powered By 沂蒙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