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沂蒙文学 > 散文之家

童年的“咕噜蝈”

丹香 散文之家 2021-01-21 09:58:14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童年的“咕噜蝈”
 
“汪、汪、汪”大黄朝我吠几声,又朝家的方向摆摆头。这是它第几次喊我回家了?我告诉大黄(我家的狗),“你先走吧,我还要捉咕噜蝈呢。”
“咕噜锅”是当地的叫法,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它的学名叫什么。它的翅膀大,印象中它的身形跟豆蛾差不多,但是大豆蛾三四个码号,飞起来比蜻蜓大二码。
我家后面有一条约两丈宽的横贯东西的石板路,路北边是个闲场,闲场紧挨着的是村大队院,大队院的院墙上栽着一些葫芦。捉“咕噜锅”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发生在葫芦开花的夜晚……
每个夏天葫芦开花的时节,下午放学之后就盼着天黑,我们总是急乎乎的吃完晚饭就跑出来,来到葫芦藤边,看看小伙伴们来了多少,然后找准最佳位置等候“咕噜蝈”的到来。
等月亮爬上树梢的时候,影影绰绰、悄无声息,正是捉“咕噜锅”的好时候。
乡村的月光总是格外明亮、迷人!开放的葫芦花在月光的照射下,大朵大朵的奶白色诱人、可爱!一墙的花朵在微风中摇曳着,墨绿色的叶子舒展着她妩媚的身姿,配合这朵朵琼花正演绎着一场场精彩的舞剧!难怪这些“咕噜蝈”总是冒着被捉的危险跑来!那不仅是“咕噜蝈”的最爱,也是小伙伴们的最爱。
大人们在场院边悠闲自在的三个一团、五个一伙在闲谈,看热闹。
我们摸透了咕噜蝈的脾气,摘一朵葫芦花,用手小心地捏着,半蹲半站在葫芦藤下面。手轻轻的捏着花的底部,那架势就像是举行一个盛大的欢迎仪式,一动不动地等待这些天使的到来。它要来的时候,耳边会嗡嗡作响,我们立刻屏息凝视,只要“咕噜蝈”的长嘴须触到花的底部,当手里感觉到它软里透硬的滑滑的丝在抖动、试探时,我们找准位置猛然一捏!哇,抓住了!抓住了!心里有说不出的欢喜!
捉“咕噜锅”是有技巧的,如果手拿着花柄太靠下,捏不住它的须,如果太靠上,花的口闲空太大,咕噜蝈的丝容易从旁边滑走,也捏不住。捏早了,惊了咕噜蝈;捏晚了,咕噜蝈吃完花粉就走了,要不早不晚恰到好处才行。
我在小伙伴里面,捉咕噜蝈还算是能手,只要我愿意,一晚上捉个七、八来只没有问题的。等捉够了咕噜蝈,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家了。小伙伴们一边走一边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的各自汇报着自己的战果,有快乐,有希望,有留恋,有失望……不知道回家又得做个啥梦呢?这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蚊子咬的浑身是包,浑身都痒。可这些丝毫不影响我们此时此刻的心情,仍然咧着嘴,抓着痒,得意洋洋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大黄摇着尾巴,屁颠屁颠的一会儿左,一会儿右,像摇头晃脑的老学究,也想随时参与讨论一样。
此时的月光依然如水照人,她给大地披上银白色的纱裙,茅屋、树木、街道在她的笼罩下显得那么恬静而安详。月亮透过柳梢,把温和的笑容,给了人间,给了我们……
故乡那些个月光格外明亮的夏夜啊,总是那么让人怀念!童年那些个许许多多的可爱的“咕噜蝈”啊,总是那么让人着迷!你们是益虫呢,还是害虫呢?可是,不论你们是益虫还是害虫,那都是我对故乡暖暖的、美好的回忆啊!
 
 
写于2020年春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yimengwang.net/ymwx/sanwenzhijia/2021-01-21/5706.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评论底部广告位

沂蒙网

http://www.yimeng.net/

| 鲁ICP备12020231号

Powered By 沂蒙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